非人

【杰佣现代向】深夜致电-6

        我现在有一件非常苦恼事情。


        最近我学会了用手机在一些网站上提问。


        但是,哪些网站上的回答都是:从来没有见过蓝红相间的小狼狗,也从没有听说过有哪条狼狗喜欢吃芝士蛋糕的。


        用最近流行的话来说……感觉……有点迷啊。




《深夜致电》-6


        “……这是今天份量的芝士蛋糕,吃完就真的没有了,过两天杰克就回来了,我问问他能不能把你养家里。”


        可能是不可以的吧……毕竟医生这个行业或多或少都有点洁癖,养狗这种事情……多半是不会被允许的吧?


        然而小狼狗并不在意这些,那双冷翠色的眼睛看着他。


        你又再做梦了吗?


        奈布·萨贝达,退役的军人,最近被周围的人认为精神上有些问题。


        尤其是他的那些梦,梦里的诡异故事和故事里的人。


        但这些故事的主角都是杰克和奈布。


        在他和理发师的第一通电话后,他梦见了在雪下墓碑侧浅笑着选择死亡的人。他的左手被换成了畸形而又可怕的机械,沾着斑斑驳驳的血迹和被压在“手心”下,属于奈布·萨贝达的照片。死去的人是杰克。


        他和弹簧手的通话结束后,梦到了一个奇幻的国度。由金色的液体组成的怪物和被怪物抚养长大理当杀死怪物的勇者。但怪物却为了勇者选择了死亡。弯刀锋利,刺进了怪物的要害,杀死怪物保护国家的美名由勇者继承,而勇者却罕见的疯狂甚至试图寻死。


        怪物有着杰克的声音,而勇者是弹簧手,也就是说,是奈布·萨贝达。


        你是不是对杰克有什么奇怪的想法?怎么每次他都在死?

        ……


        好吧,需要再打一个电话吗?


        自然。他这样想着,却有些犹豫不决。


        这样的经历真是太过于新奇了些。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把之间移到了“糕点师”这个名字的上方,用一个触屏手机不应该承受的力道按了下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了,对面传来了杰克的声音,内容却让奈布突然又些心虚:


        “我的小先生,您终于愿意联系排在通讯录第一个的我了吗?”


        啊,突然有点心虚……




*试图更新,但是住校

*尽力周更,但是字数会缩水

*有点ooc,想要评论和小心心

*时隔……算了,我终于更新啦!

【杰约】一点摸鱼

看了一个太太画的hp设定的杰约之后脑子里一直有一个hp设定,在住校的时候摸了一点鱼,算是新画风尝试,一些细节因为是摸鱼没有太注意。

p1和p2是练手的约瑟夫/杰克的大头


p3是hp设定,杰克age15约瑟夫age17,杰克借着预习课本的名义(早就熟练了)帮约瑟夫划魔法史的重点。

杰克:关于妖精的叛乱djdhdjakxdj……

约瑟夫:zzz

杰克:……前辈你是要睡着了吗?

约瑟夫:……!额、啊,没有,我还醒着。

杰克:(有点担心前辈的魔法史成绩但还是觉得让约瑟夫有充分的睡眠比较重要)谢谢前辈的课本,那我先预习到这里了。前辈去睡吧。

约瑟夫:嗯唔……

p4大概是age15刚当上级长的约瑟夫


p5是age13故意选很多门课然后去拿时间转换器的杰克,但有点失望。

【重复消耗自身的时间却挂着回到过去的名头,也不过如此。】


p6是age11刚到魔法界的杰克

【一切都会变得更好的,在此之前,我得解决一下头发的问题,至少让它别再打结了。】


杰克是伏地魔的后代,母亲是戴尔菲(伏地魔和贝拉的女儿),但是她并没有上霍格沃茨的时间线。

【为什么!我已经预习好了一年级的课本,为什么我不可以去学魔法?!不是所有的小巫师都可以去霍格沃茨上学的吗?!这不公平!】

杰克是我流的黑杰,占有欲点满,黑巫师,搞事点满,学霸,入学前预习完了所有课本(因为母亲的原因),心理偏扭曲,伪装者。

约瑟夫是我流约瑟夫,艺术家,疯狂却内敛,贵族家的独子,傲慢却清醒。魔药课满分,喜欢研究相片和画像里的世界。



大概就是善于伪装天生就应该高高在上的疯子和傲慢却清醒有礼但有些神经质的大艺术家。


……真tm好磕


还有朋友的设定 @今天张佳乐运气好了吗  德国暴躁老哥奈布,喜欢啤酒土豆和肉,通常不说人话(删除)英语,在那边飙德语只有心情好的时候才说两句英语。

-Do you want beer?

-Right!


……超可爱好吗!

我控制不住我的手了,我想开坑!(别闹,没人会看的)

  其实说这些东西不算是本意吧,大概就是说说现在游戏的情况。

  有些人说屠夫很强,屠夫的确是强,一些排名靠前的屠夫直播的时候会有很多人刷神仙打架。

  那么人类不强吗?

  一分钟一台机,开局不到两分钟可以掉三台机,只要看过一些视频或者多玩一会儿,知道怎么压机,知道一些救人的套路,稍微打一点配合至少平局保证。

  第五人格这个游戏的玩法我认为是很有趣的,但是这毕竟是一款很多人在玩的游戏。就像是社会、团体这一类东西,遵守一些规则会让更多人玩的更开心。

  鞭尸、放血确实让人不舒服,但是赛后嘲讽、骂人就让人舒服了吗?

  这款游戏好玩,但很不有趣。游戏里面有很多商业化的东西,有很多让人不舒服的bug,有很多不合理让人想骂人的修改和平衡机制。

  那么我们一定要因为这些东西不好然后让这个游戏更不好玩吗?

  杰克改版了,你溜了一个操作萌新的新版杰克比较长的时间之后就一定要说玩家辣鸡网易有病吗?

  有人开局失误你一定要在赛后写个两万字的总结骂人吗?

  我们是为了自己的快乐去玩游戏,然后说游戏真好玩,如果它不好玩了卸载不可以吗?

  一定要把自己玩游戏的快乐建立在嘲讽上吗?

  开始玩游戏就像刚开始,什么都不知道,需要一个过程。

  游戏玩的多了也会在中间犯一点错。

  不是职业玩家的人玩游戏本来就不是本职,犯错又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

  屠夫失误了你赚了就不可以偷着乐呵吗?

  为什么要嘲讽呢?

  或许你很开心,但这个游戏不是一个人在玩的游戏。

  你很强哦,你棒棒的哦,你有资格骂别人的哦,世界都围着你转哦。

  你人类四阶屠夫三阶超强的哦。

  别人都是蠢货垃圾哦。

  你开心就好,我等着你永远都匹配不到对手和队友的一天。

欧利蒂斯庄园记事簿(二)

*根据游戏内真实过程改编
*小甜饼,甜到牙疼(自认为)
*可能会有后续
*有裘前和微量杰佣元素
*欧洲人和非洲人的故事

1、
你在游戏里,遇到了一个运气好到炸裂的前锋,会想怎么做?
囚徒一脸不爽的绕到一棵树后,成功躲过了前锋的第三枪,抬起了他的火箭筒——差推进器就可以满配的火箭筒——锤倒了这个蛇皮又好运的前锋。
“我想要放血死一个小朋友,是哪个小朋友那么幸运呢?”
前锋眯了眯眼。
确认投降。
囚徒啧了一声。
真是不爽。

2、
庄园里有很多裘克,但囚徒绝对是最强的那个。
但小丑排名第一的却是歌者。
你试试一局一个推进器高端局三杀啊!
来自深渊非洲囚徒的满配火箭筒警告。
少了推进器的。

3、
“你今天遇到四空军局还是四个幸运儿?”
住在囚徒楼上的理发师杰克收起了挂在阳台上的刺客披风——mmp,说好一起上分当星星屠夫呢?你怎么就谈恋爱去了?!
被莫名其妙喂了口狗粮的囚徒回答:“不,只是一个前锋。”
“前锋?你脑门上一堆枪伤还粉粉嫩嫩的你告诉我是前锋干的?”
“老子也他妈不想啊!”

4、
向来被队友保护的很好的前锋——我们可以称呼他为兔先生,这个万恶的欧洲人——开始翻起了第一个箱子。
我想要个橄榄球。这样许愿的前锋叹了口气,不由得想吐槽自己开箱必枪的手气。前锋不就该玩球吗?为什么要当幸运儿给全队配枪啊?
歪头看了眼自己旁边的小竹笋。是歌者吗?凉了凉了,这个拿小竹笋锯板子的万恶之人。
等等,是球!
开心到爆炸的前锋在下一秒就开心不起来了。
魔术师放分身被恐惧震慑了。
我们不急,空军会去救的……
空军去救远远的被厄运震慑了。
抬眼看了眼队友机械师,前锋打算去把这个大猪蹄子撞出胃出血。
……
妈的,金身。
妈的,囚徒。

5、
嘻嘻,还有五台机,现在是四台了。
有小竹笋就很舒服。
再试一把好了。
囚徒开心的看着兔先生螺旋升天。

6、
“你又怎么了?”
“我特么被制裁了!一局里面没有一个小竹笋!”
数着碎片打算去先买一发金纹大触然后再提白纹事情的理发师揉了揉囚徒的狗头:“扎根非洲了啊,可怜你。”

7、
第二天。
“怎么了?那么高兴?”
“今天我基本一局有五个推进器!”
???等等,说好一起愉快的做非洲人的呢?
“只要我放兔子前锋,我就有小竹笋啦!”
什么玩意儿。

8、
手里拿着地图的前锋想一脚踹他脸上:“都是你这家伙!遇到你浪费了我这辈子所有的好运!”

9、
“但我特么在遇见你之后才有了好运。”
囚徒把兔先生扔到了已经开启了的地窖口,恶狠狠的说。

雾林之城

*私设多,包括哼歌兄妹组,马戏团姐弟组,甚入
*互怼组友情向,加速组(隐身加速和蛛丝加速)友情向,杰佣cp向,蛛机cp向
*喜欢的给个热度吧!

4、
小白看着小黑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希望小前辈的小姐姐是温柔的小姐姐吧。小白在心里这样念叨着,却不知道,他所谓的“小前辈的小姐姐”根本不是小姐姐。
站在天台接回乌鸦的杰克忍住想要打喷嚏的欲望,抽出了信。却相当意外的发现了求助信。
呵,小姐姐。这个谢必安有点皮啊。
杰克忍不住想起了不久之前因为自己的妹妹美智子而嫁给了奈布这件事。虽然阴差阳错的收获了爱情,但这不代表自己愿意天天被嘲讽为“小娇妻”啊。
然而这一切的嘲讽,在现在杰克看来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事了。
深渊之海离雾林算不上太远或太近,处于一个尴尬的行程,日夜兼程不眠不休需要整整三天。但那样只是到最近的码头。如果像小家伙所希望的接应,那么还需要海上航行的时间,也需要在路途中休息的时候。
而更关键的一点。杰克将信撕成指甲盖大小的碎片,用雨水泡淡字迹后,把水都倒进了小花大张着的嘴里,确保信件的绝对隐秘和安全,又想着其他让人厌烦的事情。那个叫做菲奥娜的女人,让他有些过分的警觉了。
警惕是好事情吗?或许是吧。在杰克年幼的时候,他的警惕帮了他不少的忙,像是预知了未来的危险,预知了敌方的下一步动作。
但这让他不舒服,让他有一种自己弱小而又无能的一种令人作呕的错觉。
但他会放弃警惕下去吗?显然不会。毕竟他可没有忘了某些自大的人是怎么死在他的手下的。他享受着杀死别人的乐趣,但他可不希望哪一天有人会享受杀死自己的乐趣。
奈布是有危险,如果没有人去接应,相信他离死不远。但是,他只不过是一个人。如果和小村庄了所有人的性命比起来,舍弃奈布似乎算不上什么让人难过的事。
毕竟啊,如果那个女人引起了自己的警惕,那么说她毫无威胁,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信里提到菲欧娜现在在他们船上,但在今天早上,这位辨识度极高的祭司大人可还在他们的小村庄里打探消息。
仅仅半天的时间就从雾林到达深渊之海,而且还是海上的不清楚航线的海盗船。海盗枪手玛尔塔的船可没有那么好找。难不成要说她找遍了整个海域?
那么,她定位海盗船的方法只有两种,一是她知道玛尔塔航船的路线,二是她仅仅用了半天的时间就从雾林到达了深渊之海还搜索了整个海域。
两个都像是天方夜谭,但也只剩下这两种可能性。
那么可以肯定,这位祭司大人有着什么可以快速穿梭于两地之间的方法。而且直接上门找玛尔塔要人说明她绝对不缺少武力。
而武力,哈,小村庄里的人可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人。从年幼的孩童说起好了。艾玛·伍兹,看上去确实是天真懵懂的孩子,但她喜欢火,点上一只火柴,对她来说比看到任何美丽的花朵都要喜悦。
当时他还答应了她的请求,协助她杀死了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女人。那个时候她还叫丽莎。
但问题来了,菲奥娜小姐到底有多少武力呢?
“杰克,你叫我和特蕾西过来有什么事吗?”
撑着黑伞银发金眼的女人,扯开了雨衣的一角,露出了里面穿着卡其色外套,套着雨鞋金发褐眼的小姑娘。
特蕾西·列兹尼克。被谢必安在信中肆无忌惮的赞美了一番的大机械师列兹尼克先生唯一的女儿,天才的机械师少女。
也是瓦尔莱塔家的小姑娘。
“有点事情想问一下,”杰克思考问题感到了有些烦闷,扯开了衬衣上方的两颗纽扣,“裘克火箭筒上的改装,是你做的吗?他口中那个无限拉锯?”
“是的。”特蕾西吐出了两个字,明显是不想多说。
“他的无限拉锯速度很快,如果是无限拉锯,那么最快多久可以从雾林到达深渊之海的港口?”
特蕾西用棕色的眼睛看着杰克,然后说:“四个小时。”
“拉锯如果不中断,以裘克来操控火箭冲刺的话,只要四个小时,就可以到达深渊之海。”
“当然,”特蕾西像想到什么一样,在此开口,“以你们这些人的身体素质来说,完全开发后,半天内到达港口也不是什么难事。”
“嗯?”杰克示意特蕾西继续说下去,但特蕾西对他的示意视而不见。
“我会尽快尽可能多的准备火箭冲刺所需要的推进器。”特蕾西拉了拉瓦尔莱塔的雨衣,试图把自己罩在里面,“天已经要亮了,我该回去了。”
“……麻烦你的帮忙,列兹尼克小姐。”杰克这样回答,而瓦尔莱塔却把雨衣和黑伞都给了特蕾西:“小特你先回去,到我家,裘克和小爱丽丝都在那里。如果害怕,你可以让蓝蝶引路带你回去。”
“瓦尔莱塔,不一起回去吗?”
“我会回去的,在我问好我想知道的东西之后。”瓦尔莱塔帮特蕾西整理好了雨衣,“乖,箭弩我给你挂好了,这里很安全,不用害怕。”
瓦尔莱塔问杰克要了一只蓝蝶,把特蕾西送到了门口。
“瓦尔莱塔……”
瓦尔莱塔突然半蹲下身,她的语气罕见的温柔:“乖,你是你父亲的骄傲,但更是我的希望。你可以做到的,不是吗?”
听到了这句话的特蕾西认真的点了点头,一步一步认真的朝雾林外走去。
一直听着的杰克敲了敲墙,发出了些许声响,好让一直看着特蕾西走远的瓦尔莱塔注意到自己:“大机械师列兹尼克先生的女儿?是你的希望?不要让我知道你想借着她做到什么,瓦尔莱塔。”
“你一直都知道的,杰克。那可是我所期待的蜘蛛异形表演,怎么可以简简单单的只是伪装?”瓦尔莱塔这样问着杰克,在再也看不到特蕾西后,她才把自己的视线分给杰克,“赶到深渊之海?你家的小殿下出事了吗?”
“出大事了。”杰克放弃了对瓦尔莱塔的追问,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额角,“我在思考一个让我家小殿下和你们都不出事的方法。”
“结果呢?”
“糟糕透了。”
杰克这四个字像是从牙缝里一个一个挤出来的一样。
“那可真是糟糕啊。做个选择怎么样?”瓦尔莱塔问道。
“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当然是全要。”
瓦尔莱塔挑了挑眉,内心思索着是不是该把这句话真正代表的意思告诉他。这个念头没过半秒就石沉大海:“好好,那么大人杰克,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或许别人听了他们的对话会在云里雾里,但杰克和瓦尔莱塔却有诡异的哪怕是裘克和美智子都好奇的通话系统。
因为两人都病态而且扭曲,黑的深沉。简单来说,就是绝对的同类啊。
瓦尔莱塔美丽,却是个自卑又自傲的女人。她从小就渴望着登台演出,狂热的痴迷着舞台上镁光灯的照耀和沉迷着成为人们视线的焦点。
至于详细的情况……那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就不要再想了。
“那么,你打算去接小殿下?”瓦尔莱塔挑了挑眉,“裘克的无限拉锯似乎只能带他自己一个人吧?你打算怎么过去?”
杰克面无表情:“那我早上看到的是什么。”
早上?瓦尔莱塔有些好奇杰克口中的东西,但她还是指向了杰克的衣领:“别的我不管,你好歹都嫁人了,注意一下自己的仪容不要骚好不好。”
“……我特么那里骚了?”
杰克忍不住喷了一句脏话,瓦尔莱塔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你们男人骚起来,自己就没有一点ac之间的数的吗?”
“瓦尔莱塔,给我出去,天亮之前别让我再看到你!”
“哎呀,好巧,天已经亮了。”
顺带一提,瓦尔莱塔是除了艾玛以外,唯一可以让杰克爆粗口,完全失去风度的人。
对于其他人,他总是能说出最完美动听的情话,惹得他们脸红心跳。
曾经也包括奈布·萨贝达。

*杰佣好吃啊……
*空医要下下章的感觉……

欧利蒂斯庄园记事簿(一)

*根据游戏内真实过程改编
*小甜饼,甜到牙疼(自认为)
*系列可能会有后续
*求评论

1、
杰克今天也觉得庄园主无聊到了一种让人无言以对的地步。
“庄园主,我认为我们庄园里没有哪位小姐会需要公主抱或者佛系监管者这种东西。”杰克试图和庄园主讲清楚,“你看现在世界频道里刷的都是求一个不嫌弃我的师傅啊送我皮肤啊,还有要求组骰子队的,就算我想杀三放一,相信最后一个也是秒投,所以……”
“停,你用玫瑰手杖杀三放一一次,我给你200碎片。”
杰克看起来似乎想把手杖摔监管者脸上:“这不是杀不杀的事情,我的小星星就值200碎片吗?!”
“那你一直抽不到的白纹大触?”
“你认为我很想要?那我为什么还有7000多个碎片?我用理发师顺手。”
庄园主抱住了杰克的小腿,让他吓了一跳甚至想一脚踹上去:“杰哥,我求你了。我们这个游戏本来说是恐怖游戏,但现在是以恋爱游戏闻名才火起来的啊!杰哥,求您了,放个人吧!”
“滚。”
“这就是你问我怎么杀三放一的原因?”裘克一脸活见鬼的样子,“你不是星星屠夫吗?”
“庄园主说如果我全杀,分数当败北计算。”
杰克一脸委屈。
裘克……裘克他才委屈好不好!因为每一位求生者进入游戏的第一场游戏规则说明都是他当监管者的,导致他一点都不想佛好吗。
空军的分手炮超恶心大家知不知道啊?!
“大不了剩最后一个人你投降好了,拿了手杖还卖乖,滚。”
杰克被踹进了游戏准备间。
“……投降在哪里?”
要星星屠夫去佛系,还真有点难。

2、
第一次组队进游戏的奈布萨贝达很茫然。
他跟着医生在小白房里修机,大约修了三分之一左右,心跳伴随着浓雾来了。
“糟糕,这次的监管者是杰克!”艾米丽拉着奈布到了板子附近,“先过来,我们看看他在哪里。”
耳边响起了当的一声,园丁的头像变成了红色。
恐惧震慑,园丁在无敌废墟里倒地了。

3、
怀念着自己的鬼脸披风的杰克公主抱起园丁。
停两秒,挣扎,好的,挂到小白房门口的椅子上,顺便骚扰一下他们破译。
律医园佣组队的破译速度不算慢了,就算佣兵有25%的修机减速,但也不是修不动机子。
现在虽然还有五台机,但估计过个一分钟就两台没了,园丁也可以挂死,这把节奏还不错。
佛系?emm,先把园丁挂了再说好了。

4、
“艾米丽小姐……”
“你走!为什么要追我?!我又没有急支糖浆!”
“请你修机……”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再旁边安静炸着爆米花的佣兵叹了口气,终于点亮了第一台机。
而现在场上只剩下被挂了两次的他和被挂了两次的医生。
还有四台密码机。
之前律师直接千里送了个礼轻情谊重的人头过来,园丁已死。
佣兵抬脚刚想去修下一台机,却听到了不太对的东西。
“美丽的小姐,你在和我耗时间是吗?”
抬手一刀隔板刀再加上雾区雾刃直接倒地,踩板抱起上椅一气呵成。
佣兵换了个方向,去了地下室。

5、
看着烟花的杰克看了眼密码机数量。
四台,地窖都没开,这是不是逗我。
佣兵还下地下室?还站椅子前面?还做动作?
原皮的佣兵很认真的指了指最里面的椅子:“我要这把椅子。”
哦,一个心态崩了的人。杰克靠在了狂欢之椅边上,调出了游戏页面,然后把佣兵拉了过来:“投降在哪里?”

6、
这屠夫是疯了吗?奈布这样想着,把键位指给他看:“这里,还有21,现在是20秒就可以点了。”
他看屠夫点了点头,然后关掉了页面,指了指柜子:“进去。”
云里雾里的奈布乖巧的进了柜。
他在柜子里看着屠夫走了过来,然后打开柜子,把躲在柜子里的自己抱进怀里。
哪里不对?

7、
“我要那个椅子。”
“对不起,我杀三放一。”
“……那我投降。”
“我投降键就在手下,要么我带你去认圣心医院地窖点,要么我先投降。”
杰克走向了小白房旁边最近的那个地窖刷新点。
“……你们屠夫杀三放一都是这样的吗?”
杀三放一还有其他样子的?杰克懵了一下,耿直的回答:“不知道,这是我第一次放人。如果你不喜欢,我下次换一种。”

8、
“这就是你的‘另一种’?”奈布边修机边吐槽,伴随着最后一个队友上天的声音。
“你不高兴吗?我可是在帮你刷分,你看,他都掉线了,还不如我多砍几下,你治疗一下刷个友善分呢。”杰克在奈布旁边开柜子,保证他可以看见自己。
“屁……下一台密码机在哪?带我过去。”
“好好,你先进柜子,我抱你过去……这里有个没翻过的箱子,你要不要挣扎下来看看能不能翻个针出来?”
“好啊……不是针,是枪。”
“那么你打我一枪刷个分?”
“你是魔人吗你,还打你一枪刷个分?我都1200满分了,魔鬼。”
“那我带你去地窖?”
“去什么地窖,凉凉村你找的到地窖?带我去最后一台密码机,魔人。”

9、
星星和杀三放一哪个重要?
星星!
那你为什么杀三放一?
因为奈布更重要。

我的自画像,时尚时尚又时尚

致·洗礼人

*黑,黑透了,脑洞之一,先码个短文防止自己忘了
*又是该死的be
*短文涉及杰佣鹿幸,是大佬幸
*又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啊(烟


0、
“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
“‘在人生的某个时候,我们失去了对自己生活的掌控,命运主宰了我们的人生。这就是世上最大的谎言。’”
“但说到底,我们虽然可以掌控我们的生活,却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而命运,将我们的生活一次次歪曲他原本的模样,让人失去了掌控自己生活的想法。”
“好吧,这或许是个谎言,但对于我这样平凡无奇碌碌无为的人来说,这确实最真实的谎言。”

1、
一个城市里,总有一个两个奇特的人。或许是正义,又或许是邪恶。是正直到奇怪的地步,又或是扭曲黑暗到骨头和血肉里。
我们要说的这个奇特的人,大概是这个世界上都少有的物种。说他正直,可他几乎知道所有黑暗龌龊的东西;说到扭曲,但他却黑暗,但所有像他辞行的人都以死亡终结。警署乃至国家都好奇这个人对那些可以称为恐怖分子的人有怎样的吸引力,但可惜,他被收押入狱的第一天,全国各地的杀人案几乎是翻了一番,让高层不得不放了这个人。
人们称他为洗礼人。
洗去一切罪孽的洗礼人。
洗礼人对于黑暗世界的人有一种同猫薄荷对猫一般的魅力。让人焦躁的是,这颗猫薄荷可不能量产,而是独一无二的。猫儿们焦灼不安,用各自手上最好的资源,把他堆砌到一个最高的位置。
在洗礼人少年时期,接手他的第一个人的名字叫奈布·萨贝达。

2、
“罪人莱克·福切纳特(Lucky·Fortunate),里世界称号幸运儿。幼年时期家父对自己扭曲的掌控欲和性欲以及自身奇特的幸运间接使同龄伙伴斑恩遭受虐待,割舌后流血致死。由此事件导致心理扭曲,前后杀害无辜人数共220人,罪孽深重。由洗礼人见证,在此赎去罪名,愿你可以仰望天堂,俯视地狱,仍在人间。”
洗礼人念诵着他手上的资料,仿佛在情人耳边低语。他的眉眼间温和,嘴角带笑,好像他讲述的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又好像他口中的话真的可以实现。
罪人是为何而犯罪真是一件不可考证的事情,世界加以恶意,恶人回报恶意,理所应当,又让人恐惧。让凡人恐惧,恐惧恶人;让恶人恐惧,恐惧伤害一切的自己。
这个凭空出现的洗礼人当真是神奇到一个地步了。他让恶人愿意洗去一切罪孽,重新开始,重回人间。
用死亡来重新开始,重回人间。

3、
洗礼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他温和而又绅士,英俊而又潇洒,像是从中世纪油画中走出来的人物,让人想起你些行着优雅礼节的英伦绅士。
但我们仍然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自从奈布·萨贝达以领养的名义将洗礼人带出了明面上的圈子,像是恶龙藏起它的宝藏一样,把洗礼人藏了起来。
他当然给了洗礼人最好的资源,洗礼人想所有恶人心目中的一样,甚至更加优秀。
优秀到,再也没有人查的出洗礼人的名字。

4、
洗礼人为他人洗礼,但哪一天,会有人为罪孽深重的他提供洗礼呢?
在很久以前,他第一次遇见奈布·萨贝达的时候,他有机会伪装成一个完完全全的普通人,像他以前遇到那些罪恶之人时做的一样。但是他没有,他也因此,只能成为洗礼人。
而现在,他洗脱着他人的罪孽,在自己身上留下了斑驳的黑影。
当他真的罪无可赦的那一天,又有谁会成为他的洗礼人呢?

5、
或许,他会靠在那块墓碑旁做一个好梦吧。

6、
洗礼人的名字是杰克,如果你看到了他,麻烦像从前一个人一样,叫他杰克吧,杰克就好。

天使,这一定是天使!
技术贼烂只敢玩空军(救人)和慈善家(翻版快)的我在经历了排位心态炸裂之后遇到了天使qaq
这局是圣心医院的地图,阵容是空军(我)医生(不重要)魔术师(挂机的那个)和幸运儿(天使!),屠夫是红蝶。
开局四个人一起在小房附近,幸运儿下地下室去摸箱子,上来的时候小蝴蝶来了,幸运儿给了一枪,之后是医生在溜,我在旁边大废墟修机,修了一半,她就倒地了。
这不糟心,我就卡半血去救了,但糟心的是,我的的确确是卡了半血,但是她再一次上椅的时候直接死了。
????????
好吧,可能是我看错了,这个时候是三台机,魔术师在雕像那边倒了,我看那边的机子亮了,以为他修机修完了的时候倒了,打算去救。
这个时候我是听到幸运儿喊我了,但我没怎么注意,结果救下来的时候,我发现红蝶来抓我了?
那个时候我有点奇怪,不是先抓魔术师吗?抓魔术师关我空军什么事?
等我倒地的时候,我发现,魔術師他掛機了。
魔术师他挂机了。
他在排位赛挂机了。
当时我心态就炸了。
我上椅子之后,幸运儿在对面修完一台机之后来救我了(感动.jpg
然后,我又倒了∠( 」∠)_(被自己气到没有表情)
然后,我上天了。
之后我看幸运儿在爆乌鸦半血的时候和红蝶1v1绕地图一圈跳了地窖。
大佬!因为废柴如我上次那么做的时候我用的是还有三个护腕的佣兵……
然后就有了这个小剧场。
大佬好像气炸了,但是他没骂我!虽然之后的图没截,但他还和我说他没有掉段,大佬他安慰我!
之后我们还加了好友,他还带我玩了一盘(虽然园丁死了,但是我们赢啦!原本差点平!)
开心到旋转跳跃!



不挂魔术师,说不定他突然被爹妈叫去补作业呢……
总结下来我只想说,我tm要吹爆幸运儿!我要写大佬幸运儿,病枝画风的那种大佬幸运儿!


……所以吃鹿幸安利吗?(并没有前因后果关系)



顺便说一句,低端局和高端局在单排的时候快要没有难易差别了。低端局你或许可以溜很长时间的屠夫,但有些时候你获得了地形大师,抬头一看,四条密码机未解,有些时候你根本不知道队友在做什么【doge】
而高端局屠夫的技术非常厉害,你可能60秒左右就倒了(没有技能的屠夫秒倒?那你是真的萌新。
但那个时候已经只剩两台机了
当然,我是挺希望我的队友不要拆椅子,尤其是有一次排位(军工场三板)我看到幸运儿在我修机的时候拆椅子,还是直接拆完的时候。
我是真的不知道我的队友在干什么。



有人想看大佬幸运儿的吗?
鹿幸是安利,就不打tag了。

雾林之城

*私设多,慎入
*黄冒,不常吃黄祭,但冒险家甚至没有出现名字,所以不打tag
*有白黑骨科(虽然像黑白),骨科万岁
*空医戏份太少,下章或下下章再打
*想要评论和心心

3、
“我记得我只想上战场啊……”
帮忙整理行李顺便夹带一些私货给自己喜欢的小先生的海盗巫医,因为菲欧娜明显带着针对性话语而紧绷的神经,在听到奈布这句不知道算什么的话而松弛下来,甚至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
“巫医姐,巫医姐!”
“有人叫你。”奈布看向了海盗巫医,“是认识的人吗?”
海盗巫医却仰面突然长叹一声,然后打开了房间的门。
门外是两个长相相似但配色截然相反扎着长辫子的小孩子。刚刚说话的明显是白色头发的小孩子,他拎着一把偏长的伞,抓着后面人的手就借着门的缝隙钻了进来。
“巫医姐,玛尔塔大姐头叫我和小黑一起把小前辈送出去。”
奈布有些新奇的看着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两个人:“你们两个是双胞胎兄弟吗?”
“是的!我是哥哥谢必安,这是我最可爱的弟弟小黑!”
被称为小黑沉默不语的人开口了:“名字是范无咎。”
“好了好了,小白小黑,你们玛尔塔大姐头怎么和你们说的?”海盗巫医好像是习惯了这对双胞胎名字的画风和常人完全不一样这个事情,揉了揉两个人的脑袋。
“玛尔塔大姐头说。”小黑拍了拍海盗巫医揉着自己脑袋的手,严肃的开了头。
“我们可以开着小船走,但是以后要找小前辈算总账。”小白接下了第二句。
“因为。”
“这小船可不是普通的小船!在这个蒸汽时代,这可算是第一艘电动船,是机械大师列兹尼克先生和他的女儿共同的作品!”
“所以。”
“如果船坏了,一定要赔一辆新的!”
“不然。”
“40米大长刀警告!”
耶!小白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和面无表情的小黑默契的击了掌。
“还有。”小黑好像突然想起来了最重要的大事。
“对啦!还有,奈布先生用乌鸦送出去的信被劫走了!是我和小黑又重新写了一封信让小前辈的小姐姐过来救小前辈的呢!”
奈布顿了顿,有点想知道自己该先知道“小前辈的小姐姐是谁”这个问题还是先知道这对双胞胎为什么会操纵乌鸦这个问题。
“玛尔塔大姐头说了。”
“反正雾林和深渊之海离的不远,我们可以挑一条比较危险但是最快的路,再叫小前辈的小姐姐来接应。”
“而且。”
“我和小黑可都是伟大的监管者呢!区区鱿鱼海怪哈斯塔可以算的了什么!”
哦,监管者啊。
等等,监管者?
“啊,我忘了和小先生说了呢?”海盗巫医才想起了这种要紧事,捂嘴笑了起来。
现在明显不是该笑的时候吧!
“之前不是和奈布先生说过了吗?‘最近需要小心一点’。因为现在的国王陛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开始做起了相当危险的实验呢。”
“他们通过现在仍然存在的女巫啦,妖精啦之类的神秘物种,借此制造出了可以说是战斗兵器的‘监管者’,在为了保护‘监管者’的安全性下,有发现少部分人有成为‘监管者’的可能性又有安抚‘监管者’特性的人并且称为‘求生者’。”
海盗巫医指了指外面的哈斯塔:“那就是‘监管者’,据说在此之前,他是一个在海边小镇生活的青年,有个至交好友,但被国王陛下发现后进行了不知道什么的改造,变成了这个样子。他身边的,应该就是他的求生者……”
“对了,巫医小姐。”奈布突然插话,“我突然有个问题。”
海盗巫医虽然惊讶于他的突然提问,但仍然点头示意他提问。
“现在的国王陛下,叫什么名字?我记得在我受到诅咒之前,没有其他王位继承者了。难道是哪位伯爵寄养过来的子嗣吗?”
海盗巫医突然僵住了。
“巫医小姐?”
“国王陛下的名字?大概……大概在查理、理查德、亨利、约翰、安德烈、爱德华这些常见的名字里面随便哪一个就是现在国王陛下的真名了……大概吧?”
“……他当国王那么久了,国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的吗?!”
“反正现在姓萨贝达就对了!”
“哇,这也太敷衍了吧!”
在这两个人就着“国王陛下到底叫什么名字”这个问题发起争论时,小白扯着小黑的衣袖并且成功引起了小黑的注意,开始双胞胎之间奇特的眼神交流。
「小黑小黑,你说小前辈的小姐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好看吗?」
「不太清楚,但是瑟维先生的脸色有点一言难尽。」
「那乌鸦是怎么说的?」
「乌鸦们都很喜欢他,它们说他的蓝色眼睛很漂亮,相对雾林旁边的小村庄里其他监管者来说,是个很温柔人。」
「就是说是有漂亮蓝眼睛而且还温柔和善的可爱小姐姐喽!」
「……」我要不要告诉七哥“小前辈的小姐姐”并不是他想象中的“有漂亮蓝眼睛而且还温柔和善的可爱小姐姐”。
小黑撇了眼处于兴奋状态的小白,决定晚点再告诉他这个让人难过的事实好了。
「七哥,你为什么对温柔和善的小姐姐那么执着?」
「……小黑,我以为你知道的。」
小白一脸委屈的样子看着小黑,却得到了一个“我该知道什么?”的表情。
「因为。我们船上,根本就没有,温柔和善的小!姐!姐!」
「……那可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小黑揉了揉小白的头,但由于偏向于直男的内心,是棒读的语气,因为小黑不太明白:
可是,明明玛尔塔和海盗巫医小姐都是年轻善良的女性啊?
小黑有点茫然不知所措。


*吐槽一波国外王室的取名方法。
*吐槽一波自己,杰佣像奈克,白黑像黑白。
*想要评论和小心心∠( :3 」∠)_